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行业资讯 > 旅行攻略 >
行业资讯 公司介绍
  • 成立于1981年,全国十佳商业旅行社
  • 精心、诚心,多年专注于海内外旅游
  • 专业、敬业,做您称职的旅行管家
签证办理
行走老挝

一. 昆明—万象
。。。。。。。。。。
二. 万象—万荣/旺阳

    朋友派司机把我送到Northsouth汽车站,路上司机问我去公家的汽车站还是私家的汽车站。“公家”这个中国的专用名词让我楞了一会,回答随便。回头想想,老挝确实是还有着社会主义国家的影子。镰刀斧头的旗帜经常在很多重要的街头左右矗立。不像泰国,这里没有国王,除了佛教,人们信奉的是快乐为本的原则,政府除了收税以外,好象对人民没有多大的影响,是个无政府主义+社会主义的国家。数年前,主席来老挝访问,看到这样一个奇特的社会主义国家,不知心中是何感想。

    我选择了坐最后一班普通班车去万荣。一到万象,朋友便拿了个老挝的手机卡给我用,TANGO LAO的网络。本来要让我在老挝一直用它,以便联络,看到卡上有存着号码,离开万象时把卡还给了朋友,从今天开始过断线风筝一样的生活,直到从陆路回到中 国,回到中国移动的笼罩下。车上人很松,除了一对德国夫妇和我以外,其 他都是老挝人,偶有路人搭车上路。车后部和车顶塞满了贩到外地的货物,途中休息时,突然发现司机是个瘸子,幸亏是左脚,不是踩刹车的右脚。班车沿13号公 路向北行,这是老挝最主要的国道之一,没划线的两车道柏油路,路上车不多,不到1小时就离开了平原,进入丘陵,路上偶见传统的干栏式建筑,很像缅甸的南 坎,这里还没有进入真正的山区。 一月的老挝,六点天就黑了,坐在车里可以看见满天的星斗和半轮月亮,显得特别澄静。经过一个亮着灯光的小镇,车子嘎然停下,司机喊了一声,看见那对德国夫 妇准备下车,我知道万荣到了,班车丢下我们继续前行。

     公路两边似乎没有适合住的地方,辨了辨方位,顺着灯光走到另一条街,却发现了一个光怪陆离的世界,一条半里长的土路,两边全是酒吧和标着意大利式、法式、印 度式等风味的餐馆,闪着彩灯,飘着音乐,里面横七竖八的躺满了来自世界各地的金发碧眼背包客们,整个晚上在街上溜达了两圈,除了皮肤坳黑的老挝人外没有见 到一个亚洲黄种人游客的脸,反倒是格格不入的我频频招来:Hello, where are you from 说是躺,是因为这里所有的酒吧,餐馆都没有椅子,一张大木床,中间是个矮茶几,木床上有软垫,和大枕头一样的靠垫,无论是用餐还是喝酒,认识不认识,都是 脱了鞋,斜躺着,歪靠着,什么姿势都有,就是没有正襟危坐的,所有的人都是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真是舒服。传说中老挝是欧美背包客的天堂,原来是源于此 处,也许这才是真正的洋人街,其“洋”的浓度,远甚于丽江,阳塑,虽然这里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简朴。
     酒吧街里夹杂着七、八个网吧,这里的网吧以分钟计费,200kp/min,上10分钟就折合一块多人民币,电脑上的中文输入法少而难用。街边小巷里分布着 大大小小的Guesthouse,鬼佬们三三两两在巷里晃悠,没有背包,看来是都已经找到合适的窝安顿好了,连问两家,居然都没房了。再往僻静里走,有家 还剩一间,两张床,要一个床位是3美金,一间全拿下是4美金,怕再来个打呼噜的,干脆一间拿下,但隔壁房间不知哪国的呼噜还是一直响到天亮。付给老板20 美金,照例找回一匝KP,应该是17.8万,懒得去换算,也懒得去数,老挝人是不会骗人的,这个我放心。 夜里偶而传来的是远处的鸡鸣、狗吠、虫吟,我知道,明天等我醒来,这条街会变得空空荡荡,因为晚上躺在酒吧里的那些鬼佬,明天一定是在附近攀岩、探穴、漂 流、跳水…… 三 万荣/旺阳----郎勃拉邦

    头天晚上跟房东买好了车票,Vipminibus,其实就是11座的丰田HIACE面包车,房东用车把我送到发车地,9点出发的一共两辆车,车上11个座位一个不空,除了坐在最后排的我和两个日本人外,剩下的全是欧美游客,看来本地人是不坐这种Vip 的。大的背包全部绑在车顶行李架上,路上车不多,偶尔见到大客车,越野车和大货车,轿车基本没有,开了约一个小时才进入山区,身体随车左右摇摆,司机一语 不发,只顾开车,一路风景不错。途中有个老外憋不住了,大叫“哄南”--厕所,看来是才从泰国过来,学会了个实用的泰语,也不管换了个国家了,司机把车停 住,各人下车不分男女自找地方解决,大自然就是最大的厕所,所有的人都回到了最简单的状态。 下午3点多到了郎勃拉邦,老挝第二大的城市,在车站依旧问好了下一站目的地的发车时间,郎勃拉邦有两个客运站,我下一站去的勐赛,在另一个车站。 从车站到市中心还要坐段“嘟嘟”--老挝的简易出租车,双排座,敞篷的,一美元一人。城市不大,时间也还早,不急着找住处,先顺着街走走。
      这个城市最主要的就一条街,游客也就集中在这条街上,我横穿过街,不到200米就来到了湄公河边,河 边的街上更清静,漂亮。找了家叫Sabee Questhoused客栈住下,15美金一晚,在主街和沿河街之间有很多小巷,家家户户掩映在花丛之中,每户一个小院,基本都停着自家的用车,猫狗安详 的踱着步子,湄公河在不远处的丛林里静静流淌,有动有静,一个不能不让人爱的古城。坐车浑身酸痛,找了个标着Massage的院子进去,做了个SPA推油 按摩,两个钟头6美元,出来时一身轻松,老式按摩类似泰式古典按摩,但更细腻,手法更轻。 夜映的郎勃拉邦才显示出这个联合国授予的世界文化遗产保护城市的真实魅力,这里是老挝的古都,古代这里有个澜沧王国,也是东南亚的佛都,金碧辉煌的佛寺, 古皇宫,三三两两的黄袍僧人,让你仿佛来到另外一个世界。
    这里的机场吞吐着各地的游客,甚至比万象机场更繁忙,很多的文章描述过这个城市,不多说了。说 说这里的夜市,主街在天黑以后就变成了一个长长的夜市,路的中间和两边铺成连绵的地摊,布局类似以前香港的女人街和曼谷的Parpeng,但整条街最奇特 的是虽然灯火透明,却没有一丝嘈杂,摊主是清一色的女人,静悄悄的坐在摊后,你在摊前逗留或挑选商品时,她会轻轻的说一声,撒拜迪。老挝人说话声音很小, 语速很慢,不像泰国人的连珠炮,句句话都带个咔咔的。到这里后还没有听见过吵架,争执,甚至是大声说话的。夜市卖的大多是手工艺品,T恤,民族服装之类 的,价格很高。这里也许是老挝唯一一个可以讲价的地方,是这里的人被外来的游客改变了。看中一个木制工艺品,摊主开价8美元,还价5美元,成交。
    这是个会在多年以后出现在你梦里的城市! 顺便提一句,郎勃拉邦出美女。美女在街上骑着摩托都是一手抚把,一手撑着小伞遮阳,佩服!


四 郎勃拉邦--勐赛(乌都木赛)


    中国出版的地图标着勐赛,老挝这边称为乌都木赛(Oudo mxay)其实是同一个地方,乌都木赛是一个省名,也 是这个城市的名字。 8点赶到时,正好有辆minibus要走,但车上已塞满了老外。从万荣到郎勃拉邦领教过minibus的感受,于是决定还是坐班车。只有一班到勐赛 的,11:30发车,把行李搁到车上后,躺在候车的长椅上看电视。是印度的电视台,有个印度巫师老头在电视上讲占星术,神采飞扬,口沫横飞,看得我睡意一 阵阵袭来。老挝没有闭路电视,都是自家的小锅卫星,想看哪个国家的什么台都可以,听不听得懂也无所谓。 在老挝不用担心你得行李安全,基本不需要看管,谁也不会动,只是还没有试过仍在路上会不会被拾跑 ,乞丐和扒手还没有在这个国家进化出来。
     在郎勃拉邦,每天早晨,僧人会来化缘,人们排队把食物施舍给僧人们,但人们反把自己对僧人的 施舍看作是佛对他们的恩赐。 从郎勃拉邦到勐赛的路上,车子更加少了,一路向北,两边出现了层层叠叠的原始森林,丛林里躺着河流,村寨也更少了。路上偶然可以看到有人骑着大象,这里的 大象还在作为劳力被使用。 山路弯通很多,稍平坦的地方,统统会有个小小的村寨,有个寨子有新人结婚,全村在路边开吃,见到有班车路过,几个托着盛糖的盘子,来到来到车边递糖,糖没 工夫拿,抓拍了几张。 班车上除了4,5西方游客外,都是本地山民,穿着稀奇古怪的民族服装,勐赛已经不算旅游胜地了,但我所知这里还是有很多不为世人知道但很值得一看的地方。 车上的老外看来是到老挝深度旅游的。班车是招手即停,5个多小时的车程 到了勐赛,这里处于闻名于世的金三角地区,向北不到200公里就是中国西双版纳和老挝的边境口岸磨憨,老挝这边称为 磨丁(Boten)   先在此歇息一宿。
。。。。。。。。。。。。。。。。。。。。。。。。。。。。。。。


五. 勐赛--西双版纳


    在勐赛已经可以在街头看见一些中文的招牌,也会遇上一些中国浙江、湖南、四川等地来的一些小商人。这里属于金三角地区,曾经是世界毒品的生产和集散地,当 年老挝出产的999牌海洛因,曾经是毒品中的至高品牌。金三角的历史非三言两语说的清楚,国民党的残部在段希文将军的率领下退出中国国境以后,在中、老、 缅、泰的莽莽丛林中打出一片天地,最后惊动联合国,台湾有部电影《异域》讲的就是这段历史,可惜这部片子在两岸都被禁映,因为这段历史,两岸谁都不愿提及。但片中的主题歌《亚细亚孤儿》应该是很多人听过。
    途中有个中国款的烈士纪念碑,是为当年修路的中国军人而建,在纪念碑的背后有着许多发生在这个隐秘的国度里的不为人知的故事。据说很多当年经历过这些故事的军人正在组织战友们,准备来此故地重游。
    勐赛到中国边境约三个多小时,小面包车上坐的满满的,有四个老外也是准备从老挝进入西双版纳,然后去昆明,再去大理和丽江。快到边境的一段公路正在被修整,工人和施工机械都是云南过来的。
    中午,车子开到了磨丁口岸,全部下车,在一排矮房子的老挝海关前依次办理老挝的出境手续,还是和入关一样简单,随意。中国的磨憨口岸相比之下,街道雄伟,整齐,漂亮,两排沿街的小楼显得很华丽,国旗飘扬,商铺林立。
    边境武警对每一个人的行李都认真细致的检查,同样对我没吃完的那包压缩饼干很重视,也许是它的形状和质地太象成品海洛因,毕竟这里离金三角太近了。
    磨憨口岸离县城勐腊有60公里,车里放着热闹的音乐,人们大声的说话,沿路搭车的和卖车票和讨价还价,一切都那么嘈杂,一切都那么熟悉,闭着眼睛都知道回到中国了。
路 边出现了大片大片的橡胶树,这些橡胶树是当时知青唯一留在这片森林里的证物,公路旁有一条高速公路的雏形已经出现,高耸的水泥桥柱,大片被砍伐的森林,新 鲜的被挖开的土地——这就是准备在08年全线贯通的昆明--曼谷高速公路,这条国际大通道,在改善沿途的经济状况的同时,也将不可避免的破坏这里的生态, 打破这里千万年来的安静,孰是孰非,只有等后人评说。
    从口岸到西双版纳州府景洪一共花去了5个多小时,跨过澜沧江大桥时,天已经黑了。这是这次旅行中第三次见到这条河流,澜沧江--湄公河,这条东南亚最重要 的河,在万象,在郎勃拉邦都有它的影子,流过万象时河面宽广,平静,在景洪的河面只有郎勃拉邦的一半宽,我曾经在横断山脉中见过这条河,在峡谷里奔腾,再 往下它就一而再、再而三的被截断,建起了漫湾,小湾等电站,这是条了不起的河,一条河养育了4,5个国家。GMS会议就是因它而来。回到景洪,旅行也就基 本结束了,从这里飞回昆明的航班多的像公共汽车。

。。。。。。。。。。。。。。。。。。。。。。。。。。。。。。。。。。。。。。。。

       徘徊者

 

点击浏览更多老挝风景图片

上一篇:昆明居民赴台湾地区个人游   下一篇:昆明至全省所有各地州,县,市公里数

touryncn@163.com
0086-871-63308500     63308418
Copyright(2014-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滇ICP备05000187号